欢迎来到姿色小说

姿色小说 > 武侠修真 > 我与师兄去流浪 > 第十七章 桃之夭夭

底色 字色 字号

第十七章 桃之夭夭(1/2)

既是这样,我其实也并不是非要留难你,和人硬怼,拚个你死我活从来就不是我的偏爱。
这第一名我要不要都无所谓。
你若聪明便好。
虽则你心狠手辣,但既然上了擂台,生死由命,你连杀数人伤残多人,我也暂时不与你计较。
况且,你反正也一样获得了探险资格,怎么说我与你也算是同门。
甚至,一旦走出了西牛贺州,咱们还算是“老乡”。
在秘境那个陌生而又危机四伏的地方,少一个敌人就多一条路,多一个“老乡”就多了一副遮风挡雨的身板。
我倒是可以
我且再试一试你的心意,你此时回头,犹未为晚。
想到这里,他看似无意,实则很有深意地说道:“萧兄,我敬你是兄长,也知道你此时的顾虑。”
“我且先出招,免得你日后授人以柄,你可看仔细了。”
说完,他一声清斥,一招剑法使了出来:桃之夭夭。
诗经?周南?桃夭有云: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子之于归,宜其室家
子之于归,宜其室家啊。
---这个姑娘嫁过门,定使家庭和顺又美满。
这连我都学过了,你是高门弟子,又出生皇族,师父一大堆,自应学业勤精,怎能不知?
你必须知道啊。
和顺之意呢
再说,“桃之夭夭”么,那便是“逃之夭夭”你若还不能明白,那我可就没办法了。
这招剑法,在我西牛贺州,就算是三岁蒙童那也都知晓。
这乃是一万多年前,我妖族之凤---江山秀老祖早年习剑未成时,“扯呼”的紧要关头最常用的一招剑法啊。
赵小白一招“桃之夭夭”既出,剑尖变幻。
幻出灿烂桃花千朵万朵骤然盛开,却又迅速凋零似的,变成桃花瓣。
桃花瓣飘呀飘的,在空中纷散飞扬,极其让人眼花缭乱。
这起到了很好的掩护作用,后面的意思,乃是要趁机开溜。
他这一招使出,观众席里顿时一大片人感到了惊悚:你丫的,要跑?
高台之上,李若水却微微皱眉:这小子!拖泥带水的,剑招之中包藏夹带,心里的小九九不少啊。
看他流露出来的这意思,这一战,他是不打算打下去了?
嘿嘿。
且不说人家心思狠毒,那可不一定领情,你给人三分颜色,别人说不定就要拿来开染房。
你不愿意争一时之气,可我眼巴巴的,还等着想彻底翻看一下你的底牌呢,难道,你竟是不肯如了我的愿么!
至于萧澈,李若水倒还真没有瞧在眼中。
像他这样的所谓“天才”,西牛贺州少见,可无论东胜神州的人族,还是北俱芦州的魔族,甚至南部澹州的万族,都多了去了。
不少都是大家族大门阀“造出来的,用药“堆”,用资源“拚”,用灵石“泡”无所不用其极。
不过,看着这青年一路狠辣,砍手剁脚,伤人性命,他却也不置喙。
道家讲究顺其自然,清静无为。
每个人,都有他的道。
萧澈修为已不算弱,自有他的剑心通明,何况,他又不是没有师门,又不是没有师父。
又不是没有父母教诲。
看着他走到如今这样,竟然没有人指点?竟然任由他一路沉沦?
凡事自有因果,我无故多什么事来
李若水倒还好,可主看台上另一个人,看到赵小白使了这么一招出来,顿时眼睛都气绿了。
“嗨!我说小白这孩子,那可真的是朽木不可雕也!”
“都打到这份上了,为什么不顺势独占鳖头?这对他来说,可不是什么难事!”
“可他偏偏”
“拿第一很丢人吗!哎呀我的银子啊”
且说赵小白假戏真做,一招使罢,收剑还鞘,人也如一片桃花瓣一般在空中向后飘起。
只要萧澈不进攻,或者说不下杀手,来一招中山派剑法中的,诸如“山中相送罢,日暮掩柴扉。”
或者“离心何以赠,自有玉壶冰。”之类的招数,表达那么一点善意;实在不济,来一招泥瓶剑法之“昔时人已没,今日水犹寒。”也行。
虽说这一招寓意不良,那我也承情。
就此飘然下台,安心去领那把属于我的探宝钥匙,与小师妹一道共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推荐本书加入书签
  新书推荐:修行界的杀手 穿成王妈乐哈哈,心声被听叫哇哇 全职法师之反转属性 斗破之光暗共生 替嫁豪门,权先生束手就擒生个崽 困庭珠 我的冷酷娇妻 东北出马笔记 苍穹乙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